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新报跑狗图库 >

杨元庆“翻墙”

更新时间:2019-06-12

  2019年4月,当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被问到“合格的领导者需要哪些特质”时,回答说,“至少包括远大的目标、出色的学习能力、坚韧不拔的性格。”随后,他对“坚韧”作了这样的解释:不要撞了一下南墙就回头,若目标可行,要看这墙是否真的坚不可摧,持续用力可能就会穿过去或翻过去。

  而在以前的一场关于“梦想与坚持”的演讲中,杨元庆曾提到《基督山伯爵》带给他的影响:“书里那股子劲头我一直都揣着:要敢于立志,要执着追求,甚至不撞南墙不回头。”

  曾经“不撞南墙不回头”到现在要试试墙能不能“翻过去”,杨元庆的变化从中得到展现:当年左右不顾、不懂妥协的执行者已经在时代浪潮中成为了深谙变通之道的领导者。

  杨元庆双鬓已有斑白,55岁的他已将30年的岁月付予联想。时间让杨元庆迈入中年,同时也让联想公司蒙上一种年代感,人们提起联想还会想到柳传志在九十年代创造的商业神线年,用户对联想品牌的画像也是一位“中年大叔”的形象。

  不过在杨元庆看来,35岁的联想,已经是人到中年,但是,从心态来看,联想又心若少年。

  4月18日,联想2019\/2020财年全球誓师大会(Kick Off)在北京站召开,杨元庆在会上发表了“联想涅盘已重生再攀智能变革新高峰”的主题演讲。他在会上激情澎湃地向员工们擘画了一副前景光明的未来蓝图,似乎是试图用当下的成绩扫去联想人心里的阴翳,这种阴翳来自过去四年的艰难。

  5月23日,联想公布了2018\/19财年第四财季(截至2019年3月31日)和全年业绩。财报显示,联想第四财季营业额达790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达10.1%,连续第七个季度实现同比增长。

  亮眼的成绩让杨元庆豪言“现在是联想的最好时刻”,而他曾经说过的“只要熬过了几年阵痛,必将收获一个更强大的联想”似乎也在此刻得到了验证。

  逆袭上扬的股价、四场漂亮的胜仗、盈收首次突破500亿美元,这样的成绩无疑使联想收割了一波注意力,但除了这些数据,杨元庆的改变同样让人不能忽视。

  近几年,关于“杨元庆是否是合格的CEO”的问题经常被人拎出来,而舆论也几乎一直对杨充满质疑,可实际上,杨元庆在淬炼中早已改变。

  如果你熟悉早期的杨元庆,那么你肯定会被财年誓师大会上侃侃而谈的杨元庆所惊到。正如采访过他的记者所言,早期的杨元庆“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,他容易陷入紧张当中”。他在公开场合讲话总是显得不够自信,因而带着难改的口头语:“我觉得……我觉得……”,或者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。

  但在最近几年,他“努力地年轻自己”,168现场报码。开微博、练长跑、当时尚先生、言谈更加幽默,甚至还在2016年的联想内部春晚中上台表演节目。有人说,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“像位商业领袖”。

  杨元庆在有意地去做与自身内敛性格不符的事情,而关于动机,他曾在央视采访中坦陈:“我不是一个喜欢去露脸,喜欢去沟通的……但是我是一个喜欢挑战自我的人,当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公司,为了联想,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大的责任,我的一个大的事。如果公司需要我们做什么,市场需要我们做什么,用户需要我们做什么,我们还是得要豁出去。”

  如果说以上改变是杨元庆为了对外树立一种年轻化的形象,那么他在人际关系方面的建设则是为了减少更多的阻力。

  所谓的人际关系建设,说白了就是杨元庆懂得了妥协,而这份改变源自很早之前柳传志写给他的一封信。

  1994年时任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将年轻的杨元庆分派到微机事业部,当老一代要把积压在仓库里的几千台电脑移交给继任者的时候,矛盾爆发。杨元庆对售出库存电脑完全失去信心,认为这是前一辈的“烂账”而坚决不肯接收,公司老一辈则极度愤怒,继而将不满发泄给柳传志。《联想风云》的作者凌志军曾在书中写到,在柳传志的所有智慧要素中,应当说最精妙也最具深意的东西就是“妥协”。他在顽强地改变那些自己能够改变的东西时,也有足够的胸怀去包容那些他不能改变的东西。

  夹在中间的柳传志为了解决冲突,同时也为了让杨元庆学会妥协,便把杨叫到办公室训骂了一顿,随后又在杨的办公室里留下一封长信解释自己的用意。

  年轻的杨元庆刚性十足,坚持公平正义,没有一点弹性,柳传志的一封信让他明白在某些情况下,妥协和富有弹性更加重要。之后的2004年,杨元庆曾说:“如果当初只有我这种年轻气盛的办法,没有柳总的妥协,联想就没有今天了。”

  杨元庆学会妥协对于联想后来的全球化也是必须的。当联想雇用外国领导层后,面对许多因文化差异而产生的冲突,杨元庆为了维护大局就必须有所妥协。除了柳传志的影响,岁月的历练也使杨元庆更加懂得隐忍,例如他说面对一些恶意的言论,自己现在一般选择无视。2000年联想分拆时,他与郭为二人在很小的利益面前都要斤斤计较,谁也不肯让步,而在三年前的亚布力企业家论坛上,二人却能上演一出兄弟情深的拥抱。

  除了待人处事的变化,杨元庆在企业管理上也有所改变:他开始从只务实变为务实务虚相结合。

  这些年,杨元庆身上最多的质疑大概便是“他是否具备领导者的前瞻性或战略能力”,在此基础上,很多人认为杨元庆使联想错失了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社交、电商等机遇。

  确实,杨元庆在早些年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执行者的角色,他认定一件事会做到底,并且追求胜利。至于没有把握的事情,他则不说,不做。1999年,许多创业者瞄准互联网,丁磊、张朝阳等成为新千禧来临之际的红人,杨元庆意识到未来可能是“后PC时代”,但是他“没办法保证对Internet的认识比别人高明,也不可能保证不掉队”,所以迟迟未有大动作。

  实际上,杨元庆还是睿智的。他在1999年曾发表过一篇名为《信息产业的第三次变革》的演讲,体现了他对PC业发展规律的超前判断,其中描写的垂直一体、水平分工、裂变效应、后PC时代的场景与互联网机遇正与当下的发展相吻合。只不过谨慎、稳重的性格让杨元庆很难去冒未知的风险,所以务实是他必然的选择。

  不过,从2000年接任柳传志开始,杨元庆开始展示自己的战略思想。例如,2000年,杨元庆提出“3年规划”;2001年,他提出“高科技的联想、服务的联想、国际化的联想”(2007年8月,联想发布“新农村战略”; 2010年11月,联想集团以“移动互联”、“一体台式机”和“云计算”三大主题产品和技术亮相第十二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。2016年“三波战略”制定后,联想的商业模式日益清晰,而在去年的誓师大会上,联想立下了清晰易记的“1,2,3,4,5”目标,即“1个联想、2大转型、3波战略、4场战役、5个小目标”。在今年,杨元庆则进一步提出了“3S战略”:智能物联网设备、智能基础架构、行业智能化。

  应该注意到的是,伴随这些变化的发生,是杨元庆领导力的增强,无论舆论如何嘲讽,杨元庆带领联想攀登的高峰都屹立着。当联想成为全球最大的PC供应商、中国全球化最深的企业,也就在另一个角度展示着杨元庆的能力。

  杨元庆的变通是否意味着他什么都变了呢?答案是恰恰相反。笔者认为杨元庆的变化其实是保证某些不变,其中包括杨元庆本人对工作的认真严肃、联想文化的传承以及全球化的决心。

  杨元庆是个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人,他刚到联想时的工作是销售,虽对工作内容不甚满意,但他仍旧投入极大的精力给联想带来巨大的销量,甚至被誉为“销售天才”。而在进入微机部之后,杨元庆仍旧会因为工作上的完美主义而不愿做让步。二十多年后,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,对待工作人员也仍旧特别严肃。

  联想文化特别强调了四点:第一,要关注长期;第二,要注重大局;第三,要以公司为重;第四,要主动承担。作为联想CEO,杨元庆的大部分做法都出于对企业文化的维护,例如

  他曾说的,只要公司有需要他就去做;又如他如今从长远而计的三波战略和3S战略;甚至前几天引发舆论关注的联想“不会做芯片和操作系统”的言论,也都是对联想文化的遵循。

  早在“柳倪之争”的时期,联想就曾面临做不做芯片的难题。芯片”本是集成电路的俗称,只具有纯粹技术和经济的含义,但是“中国芯”偶然地与“中国心”谐音,于是立即就被赋予强烈的民族情感。当时的柳传志出于公司利益的考量放弃做芯片,这一做法在当时受到很多指责,甚至时至今日也会被拿出来嘲讽。

  而当下联想或者说其他科技企业的处境正如之前的“柳倪之争”,联想作为国际化的企业,为了自己的生存,必须按照国际规则办事,遵守所在国的法律。这也符合中国政府对企业的要求。不过,联想不得不面对一种源自民粹主义的扭曲认知,因为中国民众习惯于用一种狭隘的,民族的、道德化的标准去看待企业行为,把商业行为泛道德化。这和当年柳传志面临的指责如出一辙,不过这同时也印证着联想道路方向的一致。

  这些年,联想出现过几次难关,联想教父级人物柳传志也曾在危难关头出马稳住了这馊大船的方向。虽然外界大多用杨元庆无能来解释联想的失败,但柳传志仍旧坚持力挺杨元庆,即使这样的信任多次倍受质疑。

  然而若认真来看杨元庆的变化,我们也许会得出不同的结论,联想今日的成长正依系于杨元庆多年的带领,杨元庆已经是联想的符号,与其说杨元庆借助联想成势,毋宁说二者是互相成就。正如杨元庆面对质疑时所说的,联想无法成为BAT,但BAT也无法成为联想。

  杨元庆在演讲中提到,联想已经涅盘重生,那么他也不是做无用功的西西弗斯,而是带领联想人不断攀登高峰的登山者。未来一定还会有一面面墙拦住步伐,但至少曾经撞了南墙才回头的人已经学会“翻墙”,除了嘲笑,我们不妨以观望的姿态看他会用什么方式翻过这面墙,看看有了联想,世界会怎样?